赚钱日记app可靠吗,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如果申请到‘勤工俭学’,只需首付500元,剩下的学费可以分12期,后续可通过兼职支付。”……广西某艺术类院校大三学生王辉(化名)原本以为是用分期方式支付培训班的学费,没想到却陷入了“培训贷”之中。

尽管官方一再明确规范校园网络消费贷款,强调不得向大学生发放贷款以及诱导大学生借贷,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针对学生群体的“培训贷”换“马甲”卷土重来。

日前,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发布2022年第1号预警,提醒大学生警惕“培训贷”骗局。预警中提到,有培训机构以提供兼职工作为由,诱导学生接受课程培训,并引导学生在网络平台填写不真实信息办理“培训贷”。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为诱导大学生缴纳几千甚至上万的培训费,一些教培机构以“教育分期”为名偷换概念,诱导大学生利用互联网金融机构有预支功能的平台“借钱培训”。而有些学生在借款缴费后,不仅没学到有价值的课程和专业技能,还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分期 兼职”的诱惑

“销售老师发给我二维码,让我赶紧扫码支付,我刷完才恍然醒悟,根本不是分期交学费。”虽然经过一系列投诉之后终于拿到了退费,回忆起当时在培训机构缴费购课的经历,王辉仍难掩气愤之情。

王辉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平时会通过网上的免费视频课学习软件设计。今年1月,他在一个免费学习群认识了火虎教育的销售,对方自称为张老师。张老师告诉他,在火虎教育付费学习一个月,就可以达到兼职的要求,后续可以“边接单边学习边赚零花钱”,培训费总计5900元。

4月26日,记者以学生身份加入火虎教育的试听群,群里的销售也发了多个兼职网站,称“学好了平时就可以做兼职、赚外快”。在王辉提供的聊天截图里,老师还给他发了多张据称是学员兼职收入的截图,1820元、6900元、4200元的收款记录,让王辉颇为心动。

赚钱日记app可靠吗,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赚钱日记app可靠吗,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对方自称给学生做的分期支付是“勤工俭学”,并以此为由要学生在各个金融平台的借款额度,称看信誉。受访者供图

没想到付了第一笔钱后,便落入了对方的“陷阱”。王辉说,紧接着,张老师以“财务要审核信用”为由,要求看王辉在国内几大网购平台上、借款功能中的借款限额,得知王辉可以开通某网购平台的借款功能、并有5000元的透支额度后,便要求王辉开通借款功能,对此,张老师的说法是,“后期兼职需要用到。”

“我以为他们看信用是为了给我申请分期付费,便没有怀疑。”王辉回忆,在对方指导下开通借款功能后,张老师随即给他发了一个“二维码”,并让他赶紧扫,称“学校用该平台做分期”,他支付后才发现,自己一次性透支了5000元,收款方是郑州润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为何报的是火虎教育提供的培训课程,收款方却变成另一家公司?对此,火虎教育的销售人员表示,郑州润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火虎教育的分公司,很多学生都是通过郑州润一缴纳学费。在记者以学生身份和销售的对话中,多次要求对方提供教育培训资质证明和教师资格证明,对方先是反问一句“你上大学,你老师和校长会给你发吗?”

在记者的进一步追问下,对方只提供了企业的所谓荣誉证书,却始终未提供相关的教培资格证明,记者第三次追问,对方只回答一句“信就学不信就不学”,再无下文。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北京火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教育咨询(不含中介服务)、文化咨询等,郑州润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咨询、网络技术开发等,即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都不包含教育培训。此外,北京火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对此,中国民办教育协会法律专家表示,按照规定,面向社会开展的培训活动,或取得教育、人社、文旅、体育、科技等业务主管部门的办学许可证书,或在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的企业经营范围内明确有“教育培训”业务项目,否则属于违规办学或者非法经营。另外“咨询、策划”等与“培训”属于不同的经营项目,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行业类别中属于不同行业,不能替代培训项目许可审批。“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得到许可审批,这个公司开展的职业技术培训活动属于非法经营。消费者可以讨回自己的费用,同时市场监管部门可以根据违法所得额处以1至5倍罚款。

诱导学生虚构身份以规避监管

王辉的遭遇并非个案,“诱导贷款(借款)”也并非一家教培机构的“套路”。

新京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以关键字“火虎教育 分期”搜索,查询到30余条相关投诉,投诉理由中不乏“以兼职为由诱导贷款”。

在黑猫投诉、知乎等网络平台,有大量培训机构被指诱导在校大学生培训贷,以“培训贷”关键字搜索,相关投诉有上万条,被投诉的教育机构多为软件设计、软件培训等领域的职业技能类培训机构。

大学生为何屡屡陷入“培训贷”陷阱?

在王辉提供的与火虎教育销售的聊天记录中,记者看到,对方用的话术颇具“套路”,比如把交学费称作“用某金融平台对接”,给学生付款二维码后,直接说“时效只有一分钟,你注意手速”。

当王辉使用某金融平台的借款功能刷了5000元后反问对方“姐姐,我是借钱了吗?”对方直接让他在月底还款日自行选择分期偿还,并继续索要剩余的400元学费。在催缴时,还用“财务要下班了,如果不交完开课会延期”等颇具压迫感的销售话术。

赚钱日记app可靠吗,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对方用“拼手速”“财务要下班”的销售压迫手段,学生称当时没时间质疑。 受访者供图

与此同时,有些培训机构还“引导学生在网络平台填写不真实信息办理‘培训贷’”,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2022年第1号预警中也就此专门提醒大学生注意。

记者在黑猫等网络投诉平台发现,涉及“培训贷”的相关投诉中不乏此类情况。

以一位网友在黑猫平台针对云易绘教育发起的投诉为例,其提交的材料显示,该机构工作人员用“教育分期”的说法偷换了概念,谎称教育分期由国家提供扶持,并让学生在网络贷款平台填写不实身份信息。

在网友提供的对话截图中,云易绘教育的一名销售以“为了不影响学生在大学里申请奖学金和助学金,和学生身份完全独立”为由,让学生在贷款中的职业一栏填“商业服务业人员”,收入填“5000-10000”,以此规避政策对于大学生贷款的监管。

新京报记者留意到,名为“云易绘”的培训机构在游说学员购课时,多次使用“只可以申请腾讯课堂助学分期”“我在腾讯课堂帮你领助学券”“去腾讯课堂给你申请绿色教育通道”等字眼,引诱学生在第三方贷款平台贷款交学费。

赚钱日记app可靠吗,兼职诱惑、虚构信息办贷款,瞄准大学生的“培训贷”骗局

销售诱导学员贷款时虚构身份信息。 受访者供图

对此,新京报向腾讯课堂求证,对方回应表示,“腾讯课堂”此前明确要求机构在经营活动中不得诱导消费者贷款、不得违反规定擅自使用腾讯品牌,目前已按照相关规定责成该机构为学员进行退款,并对该机构进行处理。

维权群体年龄逐渐降低,维权难是普遍困境

为了退费维权,王辉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四处投诉后,王辉终于拿到了退费。“后来我在‘知乎’上分享了这段经历,确实有同样经历的学生找过来,让我在维权上给他们支招。”王辉说道。

现实中,有大量学生陷入维权难的困境。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封跃平是“黑猫”投诉律师帮帮团的专家律师。今年以来,封跃平在3、4个月的时间内,受理了近千起学生身陷“培训贷”的纠纷,维权难是学生们普遍遭遇的问题,

“交费后老师不再跟进”“课程质量差”“没按承诺提供兼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当学员发现所购课程存在此类问题想要退费时,常被培训机构以各种理由一拖再拖,既学不到有用的技能又不得不偿还贷款。

北京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法官毛文蝶根据审判经验总结了造成维权难的主要原因。

首先,“培训贷”涉及双重法律关系,即消费者和教育培训机构之间的教育培训合同关系,消费者与金融平台之间的借款合同关系,两个法律关系互相独立。虽然消费者可以要求教育机构解除合同、退还未消费费用,但消费者仍需根据合同约定向金融平台还款。在实践中,还有当事人因教育培训机构不履行合同而拒绝继续偿还贷款,导致个人征信记录受影响。

其次,毛文蝶表示,教育培训机构存在未尽提示义务的问题。“审理中发现,教育培训机构多有误导或诱导行为,强调使用‘培训贷’支付可以减轻一次性付款压力,或者强调‘分期’字样,弱化了借贷风险。”但在诉讼中,往往难以证明诱导事实,且因培训贷中两个法律关系相互独立,消费者无法获得培训时仍需支付贷款。同时,由于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内部管理混乱,部分小型机构与没有资质的小额贷公司合作,运行中还存在侵犯隐私等法律风险。

封跃平发现,“培训贷”的维权人员呈现群体年龄逐渐偏低的情况,不仅有大学生,甚至高中生也涉及其中。其次,串案的可能性也大,被投诉的机构有些不能称之为完全的教育机构,有的甚至是“皮包公司”,存在监管上的盲区。

封跃平介绍,维权难是大家的普遍感受,因为此类消费最高不过万元左右,如果诉诸法律则维权成本太高。学员们大多是在律师的帮助下向培训机构发律师函,或者到消协投诉令其退款,“有些机构担心几千块钱影响生意,就直接退款了事。”

最难的是连合同都没有的维权者,封跃平说,在他接触的一些案子中,有线下教育培训机构以“集中给大家解决助学贷款”为由,邀请学员到校区签合同。

“这时第三方工作人员就来了,学员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基于对教育机构的信任,签了贷款合同,对方把合同(教育培训合同和借贷合同)都拿走了,学员想退费时连证明材料都没有。”封跃平介绍,投诉者口中的“第三方人员”实则贷款人员,没有了相关合同,学员想退费时既无法从培训机构退钱,还被贷款机构催缴还款。被贷款机构起诉至法院要求还钱后,为了自己的个人征信,学员只能按照对方提供的贷款记录乖乖交钱。

打击“培训贷”需多部门联合执法

据公开报道,从2016年起,监管部门开始出手整顿校园贷市场。

2017年6月,原银监会等三部门印发通知,明确要求暂停网络借贷平台开展校园信贷业务,禁止培训、就业类机构捆绑信贷产品,并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进入大学校园。2017年9月6日,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规范校园贷管理文件,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尽管早有此规定,但针对学生的“培训贷”并未就此消失,北京市朝阳法院奥运村法庭在2020年春季针对“培训贷”做出的警示宣传中便提到,过去的三年中(截至2020年),全市法院共审理涉及“培训贷”的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便达60余件。

而这仅是诉诸于法律的案例数据。2020年10月26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官网发布警示称,现实中仍存在“注销校园贷”“套路贷”“培训贷”等多种不良“校园贷”陷阱坑害广大学生的合法权益,提醒学生注意。

2021年3月17日,为治理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乱象,银保监会办公厅、中央网信办秘书局、教育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

一方面是监管机构多次发文对大学生消费贷款加强监管,另一方面机构诱导大学生借贷的情况却依然存在。

为何“培训贷”屡禁不止?

封跃平认为,巨大的利益和违法成本低是重要原因之一。“培训机构认为用户通过借贷的方式采购产品是合理的,而销售如果不利用这种话术,无法形成销售产品的闭环。比如对方没钱,那就借款,培训机构也有贷款的战略合作方,这种‘一站式服务’,让客户很难从‘入口’里出去。”

其次,封跃平认为,虽然政府从管理角度出了很多政策性文件,但是落地执行中,震慑力不够大,需要多部门联合执法,才可能依据行政机关各自的职权联合打击这种违规情况。比如,销售是否存在虚假宣传?企业是否存在非法集资、合同欺诈甚至诈骗,由公安牵头、金融监管机构、市场监管机构、教育部门等多部门联合执法才能够起到最大效果。

同时,封跃平表示,大学生迫切的就业期望和社会经验不足往往被培训机构利用,在提高打击力度的同时,大学生自己也要提高防范风险的意识。

毛文蝶也建议,一方面主管部门要对此类教育培训机构加强资金、合同和营销方面的监管;另一方面,加大司法普法及宣传力度,提高相关消费者防范风险的意识和能力。

在2022年第1号预警中,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也提醒学生们,一定要擦亮双眼,提高风险意识,增强辨别能力,认清骗局。不要轻易添加自称“老师”的陌生人微信,不要轻易参加打着兼职赚钱幌子的培训班,更不要轻易在陌生网页及平台上转账汇款、办理贷款。如遇到拿不准的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并及时与老师、家长沟通。

新京报记者 刘洋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柳宝庆

公众号:fuyeying88(长按复制)

本文来自:天诺老吴,不代表展风网立场!

本文链接:https://zhantianz.com/18720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